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贷款知识 >> “套路贷”套路深: 借一万元写三十万借条 受害者亲身经历揭骗局 >> 正文

“套路贷”套路深: 借一万元写三十万借条 受害者亲身经历揭骗局

4个月前 (06-12)     作者:zhushican     分类:贷款知识     阅读次数:105    

“套路贷”是一种以“借款”为名,非法占有被害人财产的诈骗方式。放贷人希望借款人按约定返还本金并支付高额利息,目的是为了获取被害人的房产。


近日央视记者在浙江杭州,采访到了几名被套路贷诈骗的当事人,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,向我们揭示了其中的骗局。


16.png


受害人 小陈:我大学的时候,就接触了这个校园贷。刚开始只有四五千的债,后面还不上。然后再通过另一个校园贷,就一个接一个。后来就是十多万的债务。


小陈,24岁,杭州本地人,上大学期间小陈花钱大手大脚,先后欠下了10多万元的校园贷。去年夏天小陈毕业回到家中,通过网络认识了高利贷中介冯某。冯某听说,小陈家里的老房子马上就要拆迁,是个理想的“套路”对象,于是答应小陈帮他去贷款,用这些贷款去还之前欠下的校园贷。2017年7月,小陈被冯某带到了放贷人冀某的办公室。


受害人 小陈:我到他(冀某)办公室的时候,他提出借三万,只能到手一万。中间的费用是平台费、利息,还有保证金都要扣掉,零零碎碎扣掉两万,我只能到手一万块钱。利息是十天一付,是三千利息。 


记者:十天就三千利息吗?


小陈:对,然后我还要付给中介(冯某)四千块钱的中介费。所以其实我借了三万的话,我只到手了六千块钱。


借款三万元,实际到手只有六千,更夸张的还在后面。


记者:借条是怎么写的?


小陈:借条写两张。他说,为了防止我还不上,然后他们可以起诉,所以要多加一条。他们的说法就是借一押一。就是写了两张三万借条,总共六万。


借贷一万元 写下三十万借条


梳理一下小陈是如何借的这笔钱。首先在对方的要求下,小陈共签了两张借据,每张三万,借据总金额六万,而小陈实际拿到手的只有六千元。除此之外,小陈每十天还要支付三千元的利息,即使不算利滚利,这实际到手的6000元借款,年利率为1825%。而我国法律支持的民间借贷的年利率最高是36%。小陈在借了这笔已经超过正常借贷上限50倍利率的高利贷之后,又发生了什么呢?


受害人 小陈:因为我需要一万多,所以当天借的六千不够。然后我通过那个中介又找了第二家。也是这个形式,这个利息,我得到了一万多,然后付给中介的费用之外,我剩下到手是大概八千左右。


这一次小陈仍然被对方要求签下两张借据,金额总计6万元,实际到手8千元。仅仅这两次,小陈的债务就已经增加了12万,而他实际拿到的只有不到一万四千元。


不过这只是噩梦的开始,因为不能按时还钱,小陈被这名放贷人带到其他高利贷放贷人那里借钱,以类似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归还前一笔贷款的部分欠款。然后之后的这名放贷人再带着小陈去找第三家,手段相同,就这样小陈身上的债务被不断垒高。




受害人 小陈:他们到处带我到外面去借钱。我差不多一个月时间,我总共写了三十多万的借条。本来我借了一万块钱,然后一个月不到时间,借条写了三十多万,我背了三十多万的债。


然而这些放贷人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让小陈多还一些高利贷,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骗取小陈家那套等待拆迁的房产。


例如最先借钱给小陈的放贷人冀某,就曾使用电棍,电击小陈的身体,逼他向家中要钱还债,让他跪在母亲的病床前,扇自己耳光,并强行拿走陈家的户口本。不但如此,冀某等人还不时上门讨债,搅得陈家“鸡犬不宁”。使得原本就因病卧床在家的陈母,病情愈发严重。


受害人 小陈:其实他们是看中我家人拆迁,然后一直想方设法的让我写更多的借条。中间我有躲过一段时间,但是,中间也被他们找到过,也被他们打过。




今年1月,不堪其扰的陈母在郁愤中突然离世,由于在外躲债,小陈没能送妈妈最后一程。陈母的后事是由陈家的亲戚帮忙料理的,随后亲戚们凑钱帮小陈付清了35万多元的债务,直到这时,四下躲债的小陈才敢现身,并最终选择了报警。


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城厢派出所民警 黄建波:通过小陈这个案件,我们抓获冀某等嫌疑人员,查证案件12起,涉案金额达400余万元,我们对冀某作案对象进行分析,发现他的作案对象一般都选择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,24、25岁左右没有社会经验的,又是萧山本地人,都是有房产在家的,他们都会对受害人进行评估,通过放款故意垒高金额,垒到理想的目标之后,到家里面进行催款。 


为买手机 被迫借贷抵押房产


28岁的女青年小陆,是记者在杭州接触的另一名套路贷受害人,她和前面的受害人小陈有着共同的特点:年轻,涉世未深,心思简单。她被骗子们引诱逼迫签下了几十张借条,甚至写下了家中房产的抵押协议,至今官司缠身。而所有的一切仅仅是由一部高档手机引起。


未出嫁的小陆和她的父母、祖父母三代人共同居住在杭州市萧山区乡下一幢普通的民宅里,小陆说,自己被套路的故事还要从一部苹果手机说起。




受害人 小陆:那个时候(苹果)手机价值是7200,他们说是三笔贷一个手机,当时贷了三笔,差不多12000元,到后面还不上了,就到杭州去借零用贷,慢慢就多了。


为了还手机贷,两个月后,小陆又借了10多笔小额贷,贷款总额约十万元,实际到手8万元。这笔钱还清了手机贷和它的利息以及违约金,但之后的小额贷也在不断的产生利息和违约金,没多久小陆又开始犯愁了。


受害人小陆:零用(小额)贷慢慢就多了,一下也还不出来,就去高利贷那种,他们说是空放,借了3万他说10天给利息是3000还是6000,当时脑子一热就去了,到11天的时候他说让我把本金和利息都还了,因为那个借条上面写的是6万,他说让我还66000,然后当时我说没有钱,他说要不然你去(别处)借了还我们这笔。


随后,小陆被带到另一名放贷人冀某处,冀某提出要去小陆家里看一下,在确定小陆家确实有房产后,冀某同意借款。


受害人 小陆:他给了9000块钱,到时候要还的话就要还3万。 


记者:就是你借条写的3万?


小陆:借条写的是4万。 


记者:实际上拿到多少钱? 


小陆:9000。


记者:明显不平等的,就是在欺诈讹诈你。


在小陆的家中,记者看到了部分借据,仅这些就不下二十张。在不到四个月时间,小陆被对方逼迫去各地借款数十笔,具体多少连小陆自己也说不清。




受害人 小陆:因为前面借过了,到后面自己就收拾不了,因为它跟滚雪球一样,滚的太大了,那个洞根本就堵不住。


这张抵押借款合同,是小陆借了无数笔钱后,被逼写下的。小陆告诉记者,对方想用这张合同,骗取小陆家的房产。但由于房产在小陆父母名下,对方为了给她父母施压,就频繁到家里骚扰逼迫。


记者:他们来了前后多少次?


受害人小陆的母亲:有20来天。他们都是一批一批的,今天你来明天他来。


记者:他们各种威胁你们家的时候,让你最害怕的是哪种手段?


小陆的母亲:他们跟我说的,她(小陆)还有一个妹妹,那我挺紧张的,她(小陆)都这样子了,小的(女儿)让你们绑架出事了,我们一家人还怎么活,所以我说钱肯定还给你们的。


随后父母东拼西凑借了30多万元,帮女儿还了一部分的欠款,但仍有一部分没能还清。这时,对方提出让小陆的父母跟他们借钱。


受害人小陆的母亲:让我跟他们借,我说我跟你们借我这个房子都要抵给你们了,管你们借我们一家人到哪里去住。


小陆的母亲说,幸好当时顶住了压力,没有在这份女儿签下的抵押贷款合同上签字,否则自己全家都已经沦为骗子们套路的对象,最终沦落街头。 


除非注明,发表在“南昌银行贷款”的文章『“套路贷”套路深: 借一万元写三十万借条 受害者亲身经历揭骗局』版权归zhushican所有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“本文转载于『南昌银行贷款』原地址http://www.rhxydb.com.cn/2018/06/323/